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柯南同人灰原篇
柯南同人灰原篇

本帖最后由迪妮莎于编辑

一个初夏的午后,灰原打了通电话给我,说她对于ATPX—4869的解毒剂研究有了重大突破,要我过去协助她做一些实验。

我马上以温习功课为名,向小兰姊姊交代了几句之后,飞奔至阿笠博士的家。

由于阿笠博士这几天都因出席一个重大的年会而不在家,整个实验室只剩下灰原一个人,显得有一些冷清……

灰原指了指桌上的试管说道:「工藤,这是我最新做出来的解毒剂!」

我看了一下,密封的试管中装着透明如水的液体,不禁问道:「这也是参考白干的成分调製出来的吗?」

灰原说道:「没错!我们所喝下的毒剂,原本是以促使细胞自杀带活性化,进而达到杀人与清除尸体的目的……现在我调製的解毒剂,就是利用相反的作用,增强细胞的生命力来使我们的身体恢复原状。」

我问道:「那「白干」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作用才能使我们短暂地复原吗?」

灰原回道:「可以这么说,不过「白干」是混和的溶液,因此效用当然会大打折扣。而且「白干」中的有效成分量太少,所以只有第一次使用有效,而后身体会产生抗药性,所以没摄取到相当的量便不会产生效用……」

我指了指桌上的试管续问:「那这些是……?」

灰原说道:「由于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,必须以人体实验才能得到更精确的资料。这次就是为了请你作实验的助手,帮我记录实验结果。」

我惊道:「难不成妳要以自己作为实验品?不行!万一出了什么差错,解药岂不是永远做不出来了!?」

灰原道:「不用担心,我们轮流测试这些试作品……不过有一点我必须先声明,这些解药可能会有意料不到的副作用,你可以先考虑一下,再决定是否接受。」

我看了看灰原的表情,微微笑道:「就算我拒绝,你还是会独自做这个实验吧!」

灰原不答,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我毫不犹豫地喝下第一支试管中的液体,过了几分锺后,身体也没出现什么变化。

灰原说道:「你的身体曾经恢复过两次,可能是这支试管中的剂量太轻,所以对你已经无效。接着该我了……」

喝下第二支试管中的药剂之后,灰原却像是中暑一样:双颊泛红、全身冒汗,没多久就昏倒了。

我紧张地将她抱到她的床上,只觉得她的身体像是发烧似的滚烫,连忙解开她的衣襟,将室内空调的温度调低,并拿了条毛巾轻轻地擦拭她身上的汗水。

过了十几分锺,灰原终于甦醒过来,看着我担心的神情,微微一笑:「我没事,只是觉得有点累,休息一下就好了!」

我仍不放心地问道:「真的没关係吗?要不要吃些解热剂?」

灰原道:「不用了,麻烦你给我一杯水,我只要在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。」

当我从厨房拿水回来时,灰原已经换了睡衣坐在床边。

我让她依偎在我的胸前将水喝下,然后帮助她在床上躺好,柔声道:「好好休息吧!我会一直陪着妳的。」

这时看见她原本已恢复正常的脸色,突然闪过一抹嫣红,不住问道:「妳还好吧?怎么脸色又变的那么红?」

灰原却突然转过头去,像是有点生气地说:「没……没事啦!我要睡了!」

我被她的态度给弄糊涂了,不过看见她没事的样子,着实放心了不少。

拿着毛巾跟杯子,离开了那有着淡淡幽香的房间。

正要收拾桌上的器具时,门铃恰好响起;开门一看,原来是小兰来了。

由于叔叔去参加一个老友间的聚会,再加上博士也不在,因此她干脆来这里张罗我们三人的晚餐。

只听她说道:「柯南,怎么没看见灰原呢?」

我简单地交代了一下灰原的情况,小兰探视过灰原之后,才放心地到厨房去準备晚餐。

我趁着这个机会,连忙将桌上的试管收走,却没想到一个不小心,其中一支试管竟摔破在地上。

小兰见状,伸手阻止了我要清理玻璃碎片的举动,说道:「柯南,你有没有受伤?这个我来收拾就好了,你到客厅去玩吧!」

说着便蹲下来清理地上的碎片。

此时我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,自地上的水渍中散发出来,身体突然感到有一点发热。

看看一旁的小兰,似乎也有跟我一样的反应,甚至有一点头昏的感觉。

我问道:「小兰姊姊,你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」

小兰回答:「没什么……只是突然觉得有一点头昏,可能是最近太累了……休息一下就好了。」

看着她步履蹣跚地走向客厅,整个人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来,我急忙将她扶到客房,关心道:「小兰姊姊,妳还是先躺一下,晚餐等一会再弄吧……我跟灰原下午吃了很多东西,现在还不饿。」

小兰的身体状况似乎真的很不好,点了点头,一言不发地任由我将她安顿在客房的床上。

替小兰盖上了被子后,我迅速地将厨房的残局收拾好,再回到客房看看小兰的状况。

刚踏入客房,阵阵的呻吟声传入耳中,带给我无比的震撼。

转头一望,床上的光景更是勾人慑魄:被子已被踢乱,仅有其中的一角勉强盖着小兰的纤腰;上衣的胸扣几乎全开,当中的春光若隐若现,似是要夺衣而出;下身的裤裙上翻,丰满的大腿几可一览无遗;白晰健美的双腿相互摩擦,不停地在床单上製造新的縐痕;一手轻扯着领口,像是要设法散去身上的火热,另一手则在小腹及双腿间游移,不知是想要遏止骚养的感觉,还是想要追求更多的刺激……

呻吟声与喘息声自樱桃小口中传出,不住地撩拨着我的心弦;迷离的眼神与魅人的神色更是充满诱人的刺激,引导着我步向床上的女神……

温柔地解开了小兰的外衣,一阵香气迎面而来。

洁白无瑕的清丽娇躯,在内衣的遮掩下仍藏不住她的美丽。

我现在的身体虽然是个小孩子,但是仍感到口干舌燥、全身发烧;久未勾起的情慾,在心上人玉体的挑逗下,再度炙热地燃烧起来。

紧张而又兴奋地伸出右手,轻轻地抚摸小兰粉嫩的脸颊,火热的肤触自掌中直达心坎。

小兰感到有隻手正在自己滚烫的脸颊上滑动,勉力睁眼一看,朦朧中似乎见到新一的身影,积压多时的思念猛然暴发,举臂欲搂住我的脖子,说道:「不要再离开我了……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!!」

听到心上人如此深情的告白,我也忘记了自己现在是「柯南」的身份,低下头去,以深情的一吻来回应。

唇舌传来的温柔触感,使小兰的神智暂时成人清明。

当她发觉眼前的人不是新一而是柯南的时候,心中惊骇无比!

小兰是一个保守且贞操观念很重的女孩,在学校的人缘不错,但总是会无意间与其他的男性保持距离;父母分居之后,一方面为了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,一方面又想让父母言归于好,使得她根本无暇在感情方面做太多的尝试。

再加上我与小兰从小就玩在一起,十多年的感情使外人根本没有介入的空间。

虽然我们彼此都不承认,但是对于彼此的感情在心中早有了默契;当圆子平常揶揄我们的关係时,虽然我与小兰总是会忙着辩解,但是心中却带有一丝喜悦。

不过我们的关係虽然亲密,但却谨守分际;小兰不希望在婚前有任何越轨的行为,而我也不愿强迫她;最多也只有在我被变小前的那个圣诞夜接过一次吻—我们的初吻。

眼前正吻着自己的人,虽然是一个小孩子,但毕竟不是新一!

大惊之下,急着想把柯南给推开,但是身体中的火热感觉,却让自己使不出什么力气,同时自己的意识也正一点一点地被酥麻的感觉给吞蚀。

小兰既羞且惧,在我俩的嘴唇分开时说道:「柯南……不可以这样!不可以对小兰姊姊……唔……」

我再度封上了她的小口,当我的舌头擦过她滑嫩的香舌时,迷醉的电流再度衝击着她那因药效而感到兴奋的娇躯,使她仅存的力气霎时消逝地无影无踪;原本勾在我后颈的双臂,如今已无力地摊平在床上;玲瓏的小口也只餘阵阵的娇喘,难以再发出任何的拒绝……

我的手沿着小兰的玉颈往下,徐徐地攀上胸前鼓动的双峰,有如替舌头作前导探路的工作。

因紧张及兴奋而略带颤抖的双手,笨拙地解开了她胸前的束缚。

小兰无力的一声惊呼:「啊!……不可以……!!」将因凝视着美景而出神的我给唤回神来。

小兰的胸部并不能算大,但是却细緻玲瓏、穠纤合度,并有着青春年少的坚挺。

统计
联系广告:900aaa.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