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新体操诱惑的体操服作者杂贺匡共八章完结
新体操诱惑的体操服作者杂贺匡共八章完结

序章

没错,我一开始看她就不顺眼。

那是在我升上二年级时,社团活动第一天开始的时候。

从那个女的……羽丘美久以转学生的身份,第一天进入了体操社开始。

因为她被分配到我们班,有一次,我碰巧听到她正和其他同学谈论到,她想要加入新体操社的谈话。原本一开始时,我也不怎麽在意,心里只觉得体操社多了一个肉脚对手罢了。

然而,当我们第一次试着练习,将平日所训练的柔软体操,加入到表演内容时,我对她不爽的程度,就愈来愈明显了。

在我看来,那个女的也只不过表演比较自然一点而已,没想到,居然引起其他社员的骚动……啧啧称奇,认为她是所谓的天才选手。

我承认她身体柔软度的确不错,就连表演的技巧也没什麽缺点。

但是,还不至于到大家口中所称赞,所谓天才的程度吧?

然而,演变到最後,居然连学姐们也开始出现了,认同大家对美久实力看法的声音。这真的太夸张了——只不过因为她是新面孔,让大家有一种耳目一新的错觉罢了,我就与那些盲目的笨蛋截然不同。我一定要和那些,不知道要赶快努力练习来弥补自己先天上的不足,一天到晚只是一味羡慕别人实力的白痴划清界线。

大家之所以加入这个社团,不是为了要欣赏别人华丽完美的表演,而是为了要达成自己有一天也能够站上舞台的目标啊。

我想,那些庸才是永远也无法理解这个简单的道理。也难怪啦,这也是我为什麽能够脱颖而出,成为大家心目中的明日之星了。

新体操社的最後一张王牌,绝对是我……白河友美莫属了。

可是……没想到才不出几天,社团里突然传出极度无聊的传言。居然说那个女的可能会取代我的位置,代表学校参加下届全国体操大赛的选手资格。

这怎麽可能呢?绝对不可能。我从一年级开始,便连续获得了许多比赛奖项的肯定。那个女的现在看来虽然在柔软度与表演的技巧上,有一定的水准表现,但短期内还无法看出她真正的实力,不是吗!

因此,我表面上假装没有发生过这档事。但是当那个女的听到这个传闻时,却喜形于色,表现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态度。

……然而,那个事件才是真正的导火线。

我原本放在社团室的体操服,不知道被哪一个变态狂,搞的衣物上面沾了许多淫秽令人作呕的液体。更糟的是,那件衣服是爸爸买给我的生日礼物耶。

「昨天社团值日生是谁!」想当然尔,我第一个就找那一天担任值日生的家伙,准备兴师问罪一番。

从以前我就一直向大家反应,社团的管理太过松散,希望可以在门窗上多加几道锁来防范。但是到现在为止,依然用一个破锁敷衍了事罢了。

这一次更扯了,居然连前天晚上,是否有上锁都搞不清楚。因为昨天放学回家之前,我还特地看了体操服一眼。那时候还是非常乾净整齐地摆在社团室里,所以我可以确定,一定是在放学後被某人用脏的。

「啊……是我。」经我这麽一问,一名三年级的学姐举起手如此说道。

「可是,昨天我和美久交换值日的日期……」「交换……你们两个人的时间调换过来吗?」「没错。因为她说要留下来继续练习,所以我就跟她交换。」「啊……」被学姐点名的美久——突然想起来似地发出了惊讶的声音。

「也就是说,这件事情是你所造成的喽。」当我一知道,原来昨天没有把门确实上锁的人竟是美久时,整个火气全部冲了上来。即使私底下对她早已感到厌恶,但或许是自尊心作祟,让我不愿承认这样的事实,所以这些日子以来,表面上我一直都隐忍不发。

现在就宛若将这段期间里,对她个人累积的所有不满,全部一股脑儿发泄出来般。

「美久,你昨天到底有没有上锁?」「耶……到底有没有锁呢……?我记得我好像有锁。」「什麽好像?你昨天离开时,究竟有没有锁呢?」「我也不敢肯定说一定有锁!因为我也没证据来佐证此话的真实性。」美久因为一时心慌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听到她闪烁不明的藉口,更激发我愤怒的怒火。

「那你说现在该怎麽办呢?这件体操服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耶。」「咦……这麽具有纪念价值的东西……该怎麽办?」当知道这不只是一件普通的体操服时,美久的态度更加慌乱,被吓得不知所措。

「对、对不起……我、我真的不知道……」「你以为说不知道就没事了啊。」没错……这不是说声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事情。

就算她受到一些社员的拥护,但这件事怎麽可以这麽轻易就放过她呢。因为她居然连要记得把社团室上锁这麽简单而重要的事情给忘了。

我原本想要趁这个机会,好好地挫一挫她的锐气。可是……「如果你要美久负责的话,那就把我也算在里面吧。」原本担任值日的学姐,居然帮已经被我逼到哑口无言的美久脱困。

「那你要怎麽样呢?是不是要我赔你呢?」「我、我又没有那个意思,只是……」就在我的态度有些软化之际,站在一旁的社员们,突然开始你一言、我一语地说道。

「这件事情……严格说起来,也不能把错全部怪在美久的头上。」「因为社团明明有指定的体操服,你为什麽还故意把那麽贵重的东西带来学校呢!」「就是说嘛。」「对啊,如果真的那麽珍贵的话,那就不要拿来学校现嘛。」「更何况,说要上锁的人,也是白河你自己说的。」这真的太荒唐了吧!

根本就偏离主题嘛。现在问题症结点不足这个吧。

「你们是说……是我不对喽!」真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笨蛋。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耶。

而且,之所以会造成我的损失,完全是因为美久忘了锁上门的关系。为什麽到头来我反而变成被大家指责的对象呢!

我不服气!我绝对不接受这样的结果!

虽然之前我一直容忍她,但这一次怎麽样我都咽不下这口气。

我一定要让那个女的——羽丘美久知道我不是好惹的,我绝对不会就此善罢干休。没错,我一定要让她尝一尝苦头。

让那个平常总是装可爱、装清纯的女孩,感受被别人污辱的痛苦。

我可是白河学园理事长的宝贝孙女耶。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,没有什麽是不可能的。不论是校长还是老师,他们连哼都不敢哼。

但光是痛苦还不够抚平我心中的不满。

我要让那个女的心中,留下永远无法泯灭的伤痛……或许凌辱的手段,最具有效果吧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还真想亲自出马,不过为了让自己能够全身而退,借刀杀人的方式,或许才是最保险的上上之策吧,花一些钱,雇用那些成天在街上鬼混的小杂碎,当然也是可以,不过,为了防止最後遭到反咬一口成为被要胁的对象,所以还是决定从身边的人,找寻愿意助我一臂之力的人,嗯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老师似乎会比一般的学生要来的好办……头脑里闪过了许多人选。然而只有他,比任何人都还要适合接下这个任务。

没错,那个男的再适合不过了。

虽然他身为白河学园的体育老师,但是大部分同学普遍对他存有偏见。

一张如大猩猩般的丑陋脸庞,配上了大而不当的健壮体格。身为一名老师,却又常常传出他有偷看女学生更衣怪癖的传言。

除了色老头的污名之外,看他的样子,在外头应该也欠了一屁股债吧。只要我给他点甜头吃,他应该很容易被收买才对。

只要我能够抓住他的弱点……我一想到自己如此的聪明,让我不觉地莞尔一笑。

啊——有了,我想到让那个男人……户黑肉助,对我唯命是从的方法了。

全文字节数:161628

统计
联系广告:900aaa.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