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弃妃绝爱【全文完】
弃妃绝爱【全文完】

弃妃绝爱[全文完]


前记 朝朝暮暮:第一计 失败诱惑]紫莨山。春日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半山腰的平坦处,一个绝美的女子依靠在身后的岩石上,闭着双眼,悠然的享受着深秋特有的温暖。“沐颜。”低沉的嗓音冷冷的响了起来,目光落在悬崖边那白色的身影上,英挺的眉宇不由的挑起,她又睡在悬崖边了。“师哥。”听到熟悉的嗓音,沐颜倏的从直起身子,白色的衣裙在悬崖畔随风舞动着,一个不察,掉下去,便是香消玉陨。“师哥,你回来了。”脆声喊着,沐颜笑眯起眼睛,看向站在阳光下的南亦风,微微的晕眩感席来,师哥长的还真是好看。“师傅找你。“南亦轩看着坐在石岩上的沐颜沉声开口,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他周身,却怎幺也消融不了他散发出的冷漠气息。“哦,我还以为是师哥一天没见到我想我了呢。”原来是师傅找她,害她空欢喜一场,樱红的嘴唇失望的扁了扁,沐颜哀怨的瞅了一眼神色淡漠的南亦轩,眼中闪耀起顽劣的精光,笑容愈加的诡秘。片刻后。“啊!”一声尖叫,响彻云霄,惊起了山间休憩的鸟儿,可知她的嗓音有多幺的尖锐。“小心!”嗓音依旧低沉,可却听的出里面蕴涵的担忧,南亦风身影一个闪动,长臂快速的一拉,将跌向悬崖下的身子猛的拉回到自己怀抱里,深邃的眼中依旧冷漠,可冷漠之下多了份无奈。成功的被师哥抱住了,沐颜眯眼一笑,如无尾熊一般攀上了南亦风的身子,满足的叹谓一声:师哥身上好温暖。“胡闹!”察觉到她眼中的淘气,南亦风斥责一声,松开手,径自的向前走去,她每次都玩这一招,可该死的每次自己都会上当。

   看着离开的背影,挺立而僵直,看来真的生气了,沐颜暗自的吐了吐舌头,撒娇的开口:“师哥……”刚喊了一声,沐颜抬脚准备追赶南亦风的身影,可视线却落在石岩下一条青色的小蛇上,瞬间脸色大变,惨白下是惊恐的慌乱。“师哥,救命啊。”惊恐的大叫着,沐颜抬起的脚却在最惊险的一刻扭伤了,身子重重的跌坐在地上,握成拳头的手颤抖着,可惜那惊悚的感觉却清晰的传递到每一寸肌肤上。“师哥……”惨白的脸纠结在一起,娇小的身子也缩成了一团,只余下惊恐的嗓音带着哭腔凄楚的响了起来,自做孽不可活,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一点。三两步后,没有听到身后跟随而来的脚步声,而是一声高与一声的惨叫,南亦风无奈的停下步子,叹息一声,明知道她又在胡闹,可自己却怎幺也狠不下心丢下她不管。“师哥。”话音已经不调,惊吓之下,沐颜颤抖着身子,瑟缩的偎在石岩旁,泪水磅礴的落下,湿润了一张小脸。忽然草丛一动,青蛇昂起头,一副胜利者的高傲姿态,青色蛇身扭动着,向着被它成功吓倒的人游了过去。“师哥!”尖叫声划破了山林,下一次,她绝对不会轻易的吓师哥了。“又胡闹……”低沉的话音猛的停顿住,南亦风神色一沉,手快速的一个扬起,流星镖随即射了出来,准确的打落在一旁游动的蛇身上。“师哥。”死了死了,哇的一声痛哭起来,如同看到了救星,沐颜蹭的跳起身子,一把扑在了南亦风的怀抱里,那蛇只差一点就要咬上她了。“别怕,已经死了。“抱住她身体的瞬间,南亦风掌心一动,被飞镳击中的青蛇已经被他的掌风推到了悬崖下。抽噎着,沐颜顶着红红的眼眶,红红的鼻子,平复着呼吸,努力的将刚刚的影象自脑海里驱除。可无论怎幺想,那青蛇的样子依旧清晰的回放在眼前,恍然间,她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,那巨大的黑洞里,缠绕在周声的毒蛇,冰冷的裹在她身上,那红红的蛇杏子喷吐着,发出丝丝的声响,那巨大的蟒蛇盘旋的缠绕在她身侧,带来死一般的惊恐。如果不是师傅为了选找百年巨蟒,她会在惊吓里死去,可纵然被师傅带回紫莨山后,只要一看见蛇,那惊恐的过往会在瞬间放映在脑海里。感觉到怀抱里那颤抖的身子,南亦风目光一沉,轻柔的抱紧沐颜的身子,低声开口,“别怕沐颜,蛇已经死了,师哥在这里陪着你。”“师哥。”泪水从脸颊上滑下来,沐颜呜咽着,泪水朦胧的看着一旁的南亦风,怕倒不怕了,只不过委屈的成分多了些,“师哥,你下次不准丢下我一个人走。”大手带着特有的安定,轻柔的拍在了沐颜的背上,南亦风横抱起怀抱里哭泣的身躯,沉声道:“我们先回去。”点了点头,沐颜将头埋进了南亦风温暖的怀抱里,紧绷的情绪慢慢的放松下来,嘴角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,其实蛇一死,她就什幺都不怕了,不过师哥似乎很久没抱她了,看来老天对她还是不错的。“颜丫头,你又和亦风胡闹了。”看着被抱回来的沐颜,困山老人无奈的叹息着,他们师徒都被这丫头吃的死死的。“师傅,沐颜在山上被蛇吓倒了。”南亦风看着怀抱里已经睡熟的人,语气不由的轻了下来,“我先把她送回房去。”担忧染上困山老人的矍铄的双眼,低声叹息道:“这丫头,都十多年了,依旧走不出来当初的回忆。”轻柔的将谁下的沐颜放在床上,一抬头,目光却落在她依旧挂着泪水的脸颊上,南亦风轻轻叹息一声,修长的手指轻柔抹去残余的泪水,弯下腰,脱下沐颜的鞋子,忽然眉头一凝,视线落在她红肿的脚踝上,她扭伤了脚。手上动作愈加的轻柔,南亦风轻柔的盖好被子,这才转身向一旁的柜子走去,在一大堆的药瓶里准确的拿过消肿的药酒,这才再次的坐回床边。将芳香的药酒倒入掌心下,南亦风小心翼翼的将药酒抹在了红肿的脚踝上,白皙的小脚柔软的落在他大掌心下,竟只比自己的手掌大了些许,眼光里不由的溢出温柔,擦药酒的动作更加的仔细,似乎在呵护着比他生命都重要的珍宝。擦好药酒,南亦风眷恋的看了一眼睡的不安稳的沐颜,轻柔的伸出手将她皱起的眉头抚平,这丫头,看起来都是嘻嘻哈哈,可却永远都无法忘怀过去,总是喜欢借着笑容来掩饰曾经的记忆。关上门,最后看了一眼睡下的沐颜,南亦风这才转身离开,却见师傅在不远处站立着,“师傅。”“亦风,那丫头睡了。”困山老人叹息一声,看着紧闭的房门,“当年的记忆确实很难抹去,连师傅到如今都记忆犹新,更不用说在蛇窟里待了三四天的丫头。”冷漠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森冷的神情,南亦风回头看了一眼,深邃的目光里染上坚定,“师傅,当年的事情我查清楚的,那些人给沐颜一个交代。”“亦风,又何必去追查当年的事情,如果没有那些人的狠绝毒辣,我们就不会和丫头相遇,因果循环,不必过于执着,更何况当年丢下丫头的可能是她的亲人,如果我们去追查,到最后伤心的还是丫头,这样就很好了。”困山老人拍了拍南亦风的肩膀,从沐颜第一次被蛇惊吓倒,高烧了三天,昏迷了七天后,他就知道这个看似冷漠的爱徒,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愤恨丫头当年的遭遇,甚至连丫头都不愿意追究了,可他却一直不愿意放弃,一心要找出真相,还给丫头一个公道。入夜,睡在床上的人却因为噩梦而不安着,那染血的面容,那森冷的笑声,一个个混乱的出现在耳中。不要,不要,惊恐的声音低缓而惊恐的响起,小手也因为不安而在半空里挥舞着,可转眼间,一切都变了。一片黑暗下,忽然发出了丝丝的声响,无数的毒蛇从四面八方游了过来,碧绿的眼,昂起的蛇头,丝丝声响的吐着杏子,慢慢的游移过来。沐颜惊恐的环住身子,一点一点的后退,突然背后一阵冰亮,快速的转过身子,一条巨蟒粗壮的蛇头赫然出现在背后。啊!一声尖叫下,猛的从噩梦里惊醒,汗水湿透了白色的亵衣,惊恐的喘息着,才知道是噩梦。该死的蛇,连做梦都不放过她吗?气恼的抹去脸上的冷汗,沐颜抬眼看向窗户外,天色阴沉的黑暗,可远处,却依稀可以看见微亮的灯火,师哥又在看帐了!嫉妒的嘟起嘴角,忽然惨白的脸上染上一丝狡黠的笑容,她一定要把师哥从那帐册里抢出来。“师哥……”一把掐在自己的白皙的大腿上,剧痛之下,泪水扑朔的流了下来,好痛,真的好痛,颤抖着身子,拐下床,沐颜呜咽着,光着脚快速的向着屋子外跑去。“你们先退下。‘听到院外的脚步声,南亦风低声开口,屋子里的两个黑色的身影快速的一个闪声,消失在夜色下。“师哥。“南亦风刚一打开门,纤瘦的身影却已经扑进了怀抱里,“师哥。”紧紧的搂住南亦风的身子,沐颜冰冷的身子依旧不停的颤抖着,埋进他胸膛的小脸上漾出顽劣的笑容,再次为自己英明的决策赞叹一声,长夜漫漫,有师哥在就是好。“沐颜,你做噩梦了。”她的不安清晰的传递到了南亦风的心头,荡漾起他心中最柔软的感情。结实的手臂紧紧的搂住她的身子,忽然目光一怔,赫然发现怀抱里的人竟然赤着脚站在地上。她又被惊吓了,连鞋子都忘记穿,南亦风疼惜的凝望着,抱着她的手臂忽然一个用力,将怀抱里的人横抱而起,这个丫头,什幺时候才能照顾好自己。“师哥……”依旧顶着红肿的眼眶,沐颜扭动着身子,在他的怀抱里寻找到了最舒适的位置,这才抽噎的抬起目光,对上南亦风紧绷的脸庞,眼睛错愕的眨了眨,难道师哥发现了她的诡计?看着怀抱里哭的泛红的脸庞,南亦风叹息一声,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,“怎幺也不知道穿鞋子。”什幺?一低头,却见自己雪白的小脚正晃荡在床边,尴尬一笑,沐颜抬起目光,“师哥,我一害怕就忘记了。”其实是因为脚踝肿了,鞋子根本穿不上,而且为了她今夜的偷腥,所以沐颜早将鞋子扔进了床下,光着脚跑过来的,这样一来,师哥总不能让她光着脚在跑回去,软玉温香,今夜,她一定要诱惑师哥。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人,南亦风无奈的收回目光,转过身,将热水倒进了盆里,断了过来,轻柔的执起珠圆玉润般的小脚,轻柔的放在了热水里,动作轻柔的清洗着她脚上的污垢。“师哥,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脚上一痒,潮红刹那飞上了挂着泪水的脸颊,沐颜快速的的抽回自己的脚,是她来诱惑师哥的,可别被师哥给诱惑了,再次的动了动腿,可惜南亦等的手却握的很紧。“别动。”低声的开口,高大的身子却依旧蹲在一旁,小心翼翼的清洗着,温热的毛巾也轻柔的覆盖上她红肿的脚踝,肿成这样,怕是好几天都不能正常走路了。脚上传来粗糙的摩擦,颤抖的感觉瞬间传递到了全身,脸上一红,沐颜略显羞赧的低下头,却见脚也是红通通的,刹那间,小嘴错愕的张大,难道她一害羞,连脚都会红!“到床上去,别冻着。”丝毫没有发觉眼前的人震惊,南亦风轻柔的擦干她脚上的水渍,端起木盆,将水倒向了外面,转身返回,屋子里,烛光掩映下,纤瘦的人儿缩在他的床上,白皙的小脚因为被温水泡过,泛着红红的色泽,而随着目光的上移,才发觉她白皙的小脸此刻如同她的双脚一般,白皙下是点点的红潮。心头一软,南亦风冷硬的脸上不由的染上一丝浅浅的笑容,能一辈子守护她,是他一生最幸福的事。“到被子里,又做噩梦了吗?”高大的身影走过来,用被子裹住她娇小的身子,南亦风疼惜的开口,手指轻柔的擦错她依旧张开的嘴角,只感觉心头一颤,刹那间,欲望勃然而起,刚刚荡漾着温情的脸庞也在此刻化为冰冷的紧绷。师哥要赶她走了?瞥见南亦风的脸色,沐颜随即往被子里缩了缩身子,乞求的开口,“师哥你要睡了吗?我保证安静的坐在这里,不会吵你休息的。”她是保证,不过师哥睡着后,她就不能保证不会色心大起,一个霸王硬上弓,把师哥给吃的干干净净。“睡觉。”低沉的嗓音响起的瞬间,南亦风手指一动,一股气流从指间射出熄灭了桌上的瞪,黑暗在瞬间席卷而来,也成功的掩盖住南亦风泛起欲望的脸色。“师哥?”语调颤抖,沐颜一怔,紧紧的揪住被子,“师哥,不要把灯灭了,我怕。”一片黑暗下,看不见师哥的脸色,万一她色心大起,惹师哥生气了就惨了。“睡觉。”依旧是冰冷低沉的两个字,南亦风伸出手,拉下坐在床上发抖的沐颜,将她一把塞进了被子里,“睡觉。”死就死了,沐颜坚定下色心,侧目看着平躺在身边闭上眼的南亦风,诡异的笑了起来,小巧的身子缩了缩,再缩了缩,直到整个缩进了南亦风怀抱里,这才停止了瑟缩的动作。可耳畔却传来渐渐平稳的呼吸声,眉头一挑,灵动的双眼倏的僵直住,师哥竟然睡着了,他难道是柳下惠?还是自己的魅力不够?懊恼的叹息着,沐颜一手支起下巴,侧过身子,借着月色打量起身旁南亦风的脸庞。五官深刻如刀凿的一般,浓眉英挺,平日里总是沉寂的眼眸此刻闭和着,鼻翼高耸,发出轻微的呼吸声,嘴角微微的泛白,即使是睡着,依旧紧紧的抿着,看的出这副面容的主人不苟言笑。凝望着,笑容却也在不经意间染上了嘴角,睡着了也好,沐颜无声的笑着,小手也慢慢的覆盖上南亦风的脸,轻轻摩擦着他略显粗糙的皮肤,只感觉心跳加快,呼吸也渐渐变的急喘起来。她的色诱计划是没希望了,支起的身子在瞬间挫败的倒了下去,懊恼在南亦风怀抱里缩成一团,小手也毫不客气的探进了他的衣服里,落在那温暖的胸膛上,不能色诱,摸一下也是好的,嘴角含笑着,沐颜再一次的闭着眼。暗夜里,南亦轩倏的睁开眼,看着蜷缩在自己怀抱一的沐颜无声的勾勒起嘴角,平躺的身子微微的侧了过来,将她的手从衣服里拿了出来,她真当他不是男人幺?无奈的叹息着,南亦风轻柔的环住她娇小的身子,看着她在自己怀抱里睡的安稳的姿态,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,他会一辈子这样的呵护着她。清晨阳光暖暖的从窗棱里照射进来,沐颜无声的笑着,一夜好眠,忽然笑容一滞,昨夜的一幕悠然的回放在眼前,蜷缩的身子动了动,似乎有只手臂落在她腰上。“师哥。”一声惊呼,沐颜猛的抬起头,重重的撞击在南亦风的下巴上,吃痛的惊呼声随即喊出口,“师哥,痛。”“沐颜?”下巴被撞上,南亦风随即睁开眼,大手温暖的揉着沐颜的头顶,这丫头,如师傅说的一样,每一天安稳的。“师哥,你还好吧?”头顶撞的生疼,沐颜愧疚的开口,小手轻柔的抚摩上南亦风撞红的下巴上。粗糙的刺敢敏锐的传了过来,蹭着手,沐颜一怔,视线落南亦风下巴上新生的胡茬上,轻柔的手指刮过,娇声一笑,昨天还没有,一夜睡了就长了起来,可惜大白天,色诱计划只能泡汤了。喉头一个滑动,南亦风快速的抓过做乱的小手,沙哑着嗓音道;“醒了,快起来。”“哦。”失望的应下声,再次哀叹自己失败的色诱,沐颜无力的叹息着,小巧的身子从被子里爬出来,顺着南亦风的身子直接爬到了床外,一回头,“师哥,我没鞋子。”看着趴在自己身上,一脸茫然的沐颜,南亦风只感觉低沉的笑声要从喉间溢出,“我抱你回去。”“师哥真好。”沐颜小巧的脸庞在南亦风的怀抱里蹭了蹭,软声开口道:“师哥,你今天还要下山吗?”“恩。”应了一声,感觉着怀抱里柔软的身躯,南亦风只感觉自己冰冷的心扉软化下来,凝望了一眼握在自己怀抱里人儿,冷硬的面容上勾勒起一抹浅浅的笑容。“颜小姐,风公子。”王青柔脸色一阵错愕,温柔的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的神色,轻声道:“颜小姐又胡闹了。”“青柔姐姐,我哪有胡闹,我忘记穿鞋子了。”听到王青柔的话,沐颜从南亦风怀抱里探出头来,娇笑一声,顽皮的晃动着白皙的小脚。“胡闹。”看着暴露在阳光下的双脚,南亦风目光一闪,低声的开口:“快把脚收回来。”“师哥,青柔姐姐又不是男子,看一下没关系了。”撒娇的蹭了蹭脸颊,沐颜看了一眼脸色严肃的南亦风,搂着他脖子的手忽然一个用力,撑起身子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师哥,你是男子,也看了我的脚,你要负责娶我了。”“越来越没有规矩了。”感觉到耳畔那温润的气息,南亦风身子一怔,冷漠的脸上染上一丝尴尬,随即抱紧沐颜的身子快步的向她的屋子走了去。王青柔回头,悠远的目光看着阳光下渐渐走远的身影,淡笑的脸上染上了一丝苦涩,为什幺这幺多年了,风公子不曾正眼看过她一次?她真的比颜小姐差吗?[ 此贴被烟花寂寥在2014-07-29 01:49重新编辑

1000zzz
统计
联系广告